业绩不振 资管踩雷 红塔证券能借IPO破局么?

时间:2019-04-19 21:24:36       来源:

4月18日,据中国报道,红塔证券今日成功过会,这也意味着红塔证券即将成为2019年首家登陆A股的券商。然而过会并不能掩盖红塔证券下滑的窘境和“靠天吃饭”的特性。其备受倚赖的经纪业务也从2015年的45%被压缩到2017年的15%,带动了的下滑。

据了解,红塔证券此次IPO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进一步开展创新业务、扩大等信用交易业务规模。不过,红塔证券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若要改善该公司净利润状况,势必对信用业务管理经营水平提出更高要求。

一波三折,终过会

2019年4月18日,红塔证券首发。而当天下午,据投行人士的可靠消息,红塔证券已成功过会,这也意味着红塔证券将成为A股今年首家上市券商。

而红塔证券的上市之梦则可追溯到2008年,但此后由于IPO暂停,其上市计划也不得不搁浅。而2011年证监会对上市新规的不断修订,对证券公司IPO提出的审慎性监管要求,再次将排队的多家券商起到约束作用,红塔证券也不例外。

在此之后,由于上市之路不顺,红塔证券还遭到了第三大的抛弃。2012年红塔证券第一次增资时,第三大股东国投信托就放弃了增资;2013年,国投信托将手中持有的2.6亿股作价8.7亿元挂牌转让,转投安信证券。2014年,安信证券借道中纺投资曲线上市。

直到2017年6月,红塔证券再次重启IPO,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3.64亿股,募集资金约12.4亿元。2017年7月,红塔证券进入了排队等待IPO审核队列。然而却再次受挫。2018年9月,红塔证券的IPO审核状态被更新为“中止审查”。

虽然红塔证券未公布此次IPO中止审核的具体原因,但这可能与其审计机构立信会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有关。与此同时,红塔证券聘请的资产评估机构——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因在执业中未勤勉尽责也在2018年也受到证监会的处罚。

在经历了2年的等待后,4月18日,红塔证券终于成功过会。

难掩业绩下滑趋势

经过多次股权变更后,截至2018年3月28日红塔证券招股书签署日,公司股东变更为11个。红塔证券控股股东为云南合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数量约10.95亿股,持股比例33.48%。而红塔集团持有合和集团75%的股权,云南中烟则持有红塔集团100%的股权,中烟总公司持有云南中烟100%的股权,由此可见,红塔证券的实际控制人是中烟总公司。

然而实力强大的实控人,也掩盖不住红塔证券业绩下滑的窘境。而红塔证券作为中小券商,其依赖经纪业务,“靠天吃饭”的特性也较为明显。

招股书显示,红塔证券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证券经纪业务、业务和信用交易业务,2015-2017年三项业务收入合计占的比例分别为89.49%、61.82%和48.06%。

由于靠天吃饭特性明显,受困于A股市场的惨淡行情,红塔证券经纪业务的收入占比也从2015年的45.46%骤降至2017年的15.9%。而红塔证券的证券经纪业务的下滑,也带动了红塔证券同期净利润的断崖式下滑。

数据显示,2015-2017年红塔证券的经纪业务收入分别为8.98亿元、2.65亿元和1.77亿元,而同期红塔证券净利润分别为10.44亿元、3.39亿元和3.68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红塔证券的信用交易业务收入占比已超过其经纪业务,成为其第一大业务。数据显示,在2015-2017年,信用交易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20.05%、32.66%和25.25%。

资料来源:红塔证券招股书

而根据红塔证券的招股书发现,股票式业务的各项数据波动较大。其平均质押率水平较低,平均在2017年降到5.55%,远低于行业平均的一年8%-9%的利息率。

由于融资客户主要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股权累计质押率非常高,融资金额不小。一旦企业违约,股价暴跌,券商很难确保通过交易处置的方式保全本金。因此,红塔证券在招股书中要大力发展信用交易业务,无疑是对其风控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与此同时,对于投行业务,2017年有438家公司成功IPO,数量创下中国资本市场有史以来之最,而红塔证券却是颗粒无收。

对于业绩波动,红塔证券解释称,公司大部分收入和利润来源于与证券市场高度相关的证券经纪业务、证券投资业务、信用交易业务等,公司的盈利水平容易受到证券市场周期性、波动性的影响。

虽然业绩在大幅下降,投行业务乏善可陈,但红塔证券却不忘大肆。招股书显示,2014-2017年间,红塔证券累计派现16.53亿元,而这也占到这三年净利润的80%。与此同时,2017年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平均薪酬达到207.71万元,红塔证券董事况雨林2017年薪酬高达304万元。

然而红塔证券在不断“放血”的同时,也不忘为自己“补血”。公开资料显示,在2019年3月29日,红塔证券刚完成一笔10亿元的短融债发行申购,简称“19红塔证券CP001”,票面年利率为3.30%,付息频率为到期一次性还本付息,起息日为2019年3月29日,期限为91天,到期日为2019年6月28日。

曾多次踩雷

招股书显示,此次发行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主要用于进一步开展创新业务、扩大融资融券等信用交易业务规模。但踩雷其在创新业务上却踩雷不少。

红塔证券控股子公司红塔资管就曾踩雷中安消。该项目为“红塔资产云中4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涉及本金7.9亿元。中约定中安消股票价格下跌至平仓线时相关人士具有相应的追加保证金或质押股票的义务。但2017年股权质押方并未按合同约定在触及平仓线时追加保证金或追加质押股票,后又未按约定支付当期股票收益,构成违约。

而红塔红土也曾在2016年参与的定增。当时美盈森的营收和利润已经明显下滑,多项财务指标已出现不良趋势。而解禁之后,红塔基金并未减仓,截至2018年一季报,该基金仍处于十大股东之列,且持股比例与解禁时并无变化。而之后美盈森股价也在进一步下跌。

截至2018年6月14日美盈森的股价仅有5.65元,若在一季度末之后,红塔没有减持,那此时红塔红土基金的持股市值仅有4.4亿,相比定增时9.75亿的申购金额来说,浮亏超过5亿。

全国首笔境外银行参与 银行间外汇市场区域交易落地

本站讯员张钰报道4月15日,中国工商银行新疆分行与哈萨克斯坦中国工商银行股份公司在银行间市场成交一笔CNY/KZT外汇即期交易,这是坚戈银行间区域市场建立以来首笔新疆当地商业银行与境外坚戈报价行之间达成的交易,实现了境外银行参与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区域交易零的突破。

2018年9月,经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和中国人民银行乌鲁木齐中心支行授权批准,工银阿拉木图和工银标准银行正式成为我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会员,并成为全国首批参与银行间外汇市场区域交易的境外银行机构,可从事中国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对坚戈区域交易的跨境报价交易平盘。经新疆辖内坚戈报价行与工银阿拉木图完成充分对接报价交易流程、完善系统搭建、畅通清算路径等各方面的前期准备,4月15日,基于代客交易背景,由中国工商银行新疆分行发起询价,工银阿拉木图报价,双方达成3万坚戈即期跨境直接交易,成为全国银行间外汇市场首笔有境外银行参与的区域交易。

境外金融机构直接参与我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坚戈区域交易,实现了人民币对坚戈新疆区域交易市场的完善升级和实际运行。一方面,有利于实现人民币对坚戈汇率跨境直接形成,为市场提供更多流动性支持,提高双边本币清算效率,对扩大中哈双边本币结算,满足中哈双边企业规避汇率风险、降低兑换成本,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具有积极作用;另一方面,可以为全国的坚戈报价交易和跨境平盘提供全面服务,而且通过推广复制人民币对坚戈跨境直接报价交易平盘机制到新疆周边国家货币,支持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丝路货币交易中心建设,更好地发挥核心区服务“一带一路”倡议的作用。

豆粕 弱势周期延长

  南美大豆庞大的产量规模正成为全球大豆供应的“压舱石”,非洲猪瘟疫情对国内生猪饲料消费的拖累效应还在持续,国内豆粕市场在供需双重阻力下尚难彻底摆脱弱势。

图为南美主要生产国大豆产量

  近期,CBOT大豆市场整体处于振荡偏弱状态,继5月大豆合约跌破900美分/蒲式耳关口后,7月大豆合约作为新主力也开始向这一重要关口滑落。中美贸易谈判已取得重大进展,美豆扫清对华出口障碍或许只差临门一脚。新季美豆播种面积明显下降,但对美豆价格的提振效果大不如以前。美豆市场不为利好题材所动,其主要原因在于当前美豆正在承受着史无前例的库存压力。国内豆粕市场虽脱离了3月初的低点,但由于需求端始终无法发力,即使受到加拿大对华菜籽出口受限以及一季度大豆进口大幅下降等利好刺激,豆粕市场也未能持续推进反弹行情,整体仍处低位振荡状态。

  全球大豆供应充足

  目前,巴西大豆收割率已经超过九成,虽然总产量不及去年,但仍是丰产年份。根据美国农业部4月全球大豆供需报告的数据,巴西2018/2019年度大豆总产量为1.17亿吨,较上年度下降500万吨。阿根廷当前大豆收割率在20%左右,美国农业部预计该国产量为5500万吨,较上年增加1720万吨,同比增幅高达45.5%,可以说阿根廷大豆的恢复性增产为保证南美及全球大豆供应做出了重要贡献。基于中美贸易改善的预期,市场预估2019年巴西大豆对中国出口规模将由上年的6612万吨下降1000万吨左右,这也体现在近期巴西大豆出口贴水报价明显低于美豆之中,巴西豆农在中美贸易摩擦下坐收渔翁之利的情景很难再现。随着南美大豆上市进程加快,产量前景正由预期变成现实,全球大豆供应更趋宽松。

  生猪存栏量持续下降

  非洲猪瘟疫情自去年8月暴发以来,对国内生猪产业已造成严重打击。国家农业农村部公布的监测数据显示,3月国内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量同比分别下降18.8%和21%,降幅呈扩大之势。4月初西藏和新疆接连报告3起非洲猪瘟疫情,全国31个省份发生122起非洲猪瘟疫情,显示春季非洲猪瘟疫情仍处高发阶段,疫情的防控任务仍然十分艰巨。非洲猪瘟疫情导致国内生猪存栏量大幅下降,并且制约养殖户补栏积极性,对豆粕消费的拖累周期可能超过各方预期。受当前豆粕价格处于多年低位以及豆粕与杂粕价差大幅收窄影响,多数饲企调整饲料配方,生猪和禽畜饲料中豆粕添加比例多达到上限水平,但还是无法拉动豆粕价格摆脱弱势,足见豆粕整体需求萎缩的严重程度。因此,未来豆粕需求端能否充分释放回暖信号,还要看非洲猪瘟疫情的控制程度及国内生猪存栏量的变化情况。

  美豆库存压力难化解

  中美贸易谈判已进行数月,剩下的问题对双方来说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中美大豆贸易渠道无法恢复正常,中国商业买家因高关税而不会轻易采购美豆,来自南美大豆的竞争压力同样对美豆形成牵制,新季美国大豆陆续开始播种,5个月后将形成新供应,显然“拖字诀”对美豆市场更为不利。美豆主力合约在900美分/蒲式耳附近反复振荡,大概率在等待中美贸易谈判提供方向性指引。从当前外部市场供应以及国内需求的新形势看,即使中国扩大美豆进口数量,短期内也很难实质性化解美豆库存过剩。

  国内豆粕市场在经历一季度较为低迷的行情后,还是无法积蓄足够的上涨动力。非洲猪瘟疫情导致国内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量大幅下降,尤其是仔猪供应减少将使未来3—6个月内国内生猪存栏量仍处下降周期,无法扭转国内豆粕市场需求乏力状态。如果因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导致美豆库存集中向中国转移,国内豆粕市场在供需双重压力下弱势周期可能会进一步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