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务差遣人员因公受伤单位该不该赔?法院判决:赔

时间:2019-06-05 13:55:31       来源:

  劳务差遣人员因公受伤,单位该不该赔?

  目前很多单位

  都采用劳务差遣的用工方式

  这种用工方式次要表现为

  由专门的劳务差遣公司对劳务者停止培训

  布置其到其他公司任务

  那幺在提供劳务者因实行任务职责受伤时

  能否可以向用工单位索赔呢?

  被告:因公致伤,原告公司应承当相关费用

  被告黄女士诉称,其于2011年进入物业公司任务,岗位为清洁工。2015年12月28日上午7时左右,黄女士在北京市海淀区一渣滓站倾倒渣滓时,由于公司提供的电动三轮渣滓车电路出成绩,形成该车倾覆,将黄女士撞倒在渣滓坑内,后黄女士被送到医院住院医治20天,经医生诊断为颈主干骨折、腓骨骨折,共破费医疗费78750元。黄女士受伤后屡次与物业公司协商赔偿事宜,均未能达成分歧意见,故黄女士起诉至法院要求物业公司赔偿医疗费、养分费以及后续医治费等合计78750元。

  原告:被告受伤与公司不存在因果关系,不应担责

  原告物业公司辩称,第一,公司与黄女士是劳务差遣关系,公司为用工单位;第二,黄女士本身存在差错,招致了此次事故的发作,黄女士应自行承当法律责任,渣滓车是黄女士专人公用,而非每天交回公司,只要黄女士发现成绩后才交回公司修缮;第三,此次事故发作的基本缘由不确定,且公司没有施行任何侵权行为,也没有任何差错,黄女士

受伤与公司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公司不应承当任何赔偿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以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则,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本人遭到损害的,依据单方各自的差错承当相应的责任。本案中,黄女士在提供劳务的进程中受伤,物业公司主张事故是由黄女士本身差错形成的,故不应承当责任。就该主张,物业公司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且并未举证证明黄女士对本身损害存在分明差错,故关于物业公司的上述主张法院不予采信。

  另外思索到黄女士于2011年入职物业公司从事清洁工任务,至发作事故时已有5年工夫,理应对该任务的风险性有一定的看法,并具有相应的控制才能,现黄女士在从事上述任务中受伤亦应有本身一定缘由,结合本案实践状况,法院以为应由物业公司承当次要责任,黄女士对本身损害后果承当主要责任,详细责任比例,法院以为物业公司承当80%,黄女士承当20%。

  在上述比例确定后,法院依据查明的现实依法对黄女士主张的各项费用停止断定。关于医疗费,法院结合黄女士提交的证据停止认定;关于住院伙食补助费,法院根据黄女士住院状况停止认定;对护理费的规范,法院思索到医院护理与出院后的护理存在差异,故酌定为每日150元;误工费规范法院结合查明现实认定为每月2000元;关于交通费,思索到黄女士往复医院处置伤情必定会有交通费用的发作,故法院酌情断定;关于后续医治费,黄女士可待实践发作后另行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