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竞价鑫东财配资亚马逊中国将停止为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

时间:2019-04-19 21:26:44       来源:

K图 amzn_31

方面昨天宣布,将于2019年7月18日停止为亚马逊中国网站上的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同时,亚马逊在中国将只保留海外购、亚马逊全球开店、Kindle和亚马逊云计算等业务,其他电商业务都将退出中国。

不过,亚马逊将与所有卖家紧密合作,完成后续交接事宜,以确保持续为用户提供优质的购物体验。同时,此次调整中受到影响的卖家如希望继续与亚马逊合作并拓展全球市场,可以联络亚马逊全球开店团队获得帮助。

亚马逊昨天还表示,自2014年以来,亚马逊中国就持续聚焦并发力跨境网购,打造了以“亚马逊海外购”和“Prime会员服务”为核心的独特跨境业务模式,不仅满足了中国消费者日益增长的购买高品质海外正品的需求,也建立了亚马逊在中国跨境网购行业的差异化优势。

有色金属:社融数据向好 关注有色配置价值

    行业核心观点:


央行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人民币贷款增加1.69万亿元,同比多增5777亿元。在贷款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带动下,3月社会融资增量达2.84万亿元,远超市场预期。预计,未来货币政策仍将保持松紧适度的稳健基调,整个宏观流动性处于适度充裕的水平。


根据美联储会议公布的点阵图表明,2019年美联储或停止加息。大宗商品或将整体迎来价格上行通道,作为大宗商品的代表,有色金属的行业配置价值将会进一步提升。


行业周观点:


本周MB钴价延续了上周的反弹趋势,电钴及钴盐等产品价格企稳,上游钴供应低于预期,5G及新能源汽车发展,有望为未来钴价提供有力支撑,重点关注相关个股。


锌加工费创近年新高,上涨态势明显,而锌价下跌空间有限,锌冶炼企业利润有望大幅改善,相关个股可以重点关注。


中国一季度货币政策转向,房地产有望迎来边际改善,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9年1-2月房地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11.6%,基本金属铝、锌、铜需求有望进一步增加,有色板块的配置价值进一步凸显,建议关注低估值的板块强势股。


风险因素:金属价格超预期波动;下游需求不及预期;国际形势变动风险;政策不确定性风险。


平安基金一天十只产品变更基金经理 高薪挖角待价而沽致人员流动

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如今经理流动性加剧,还有谁能和谁携手“到白头”?

或许很难找到像公募基金这样的行业,由于多年来中国公募行业长期打造“明星基金经理”,投资者购买一只基金产品常常因为“看中”某个基金经理。

事到如今,半路换人,对于基民来说,无异于被“劈腿”。市场共识,基金经理的不稳定或多或少影响基金产品表现。

2019年4月11日,平安基金一连发布五则基金经理变更,涉及十只产品、三名基金经理,其中一名基金经理离职,公司表示后者因个人身体原因而无法履职。

近年,平安基金规模猛增,“挖人”成为其快速壮大团队的方法。市场人士称其“舍得砸钱”。不过,对基金行业的发展而言,人才流动虽然能让知识智力源泉充分涌流,但如果“高薪挖角”成风,或许会让基金经理“待价而沽”耽误投研。

一天十只产品变更基金经理

2019年4月11日,平安基金一连发布五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涉及相关基金经理3人,包括:曹力不再管理平安估值优势混合、平安安盈保本混合、平安安心灵活配置混合;增聘刘俊廷管理平安新鑫先锋混合;增聘田元强管理平安鑫安混合。以上五则公告的变更日期均为2019年4月10日。

具体来看,此次基金经理的变更共涉及十只产品。根据公告内容,曹力离任后,平安估值优势混合将由原共同管理本基金的基金经理刘俊廷继续管理。其中,平安估值优势混合A、平安估值优势混合C均成立于2018年12月05日,截至2019年4月10日,两只产品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8.85%、17.54%,均低于同类平均水平。

同时,曹力离任后,平安安盈保本混合将由原共同管理本基金的基金经理刘俊廷、高勇标继续管理。该产品成立于2016年04月22日,截至2019年4月10日,平安安盈保本混合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为2.13%,低于同类平均水平。

此外,曹力离任后,平安安心灵活配置混合将由原共同管理本基金的基金经理刘俊廷、张恒继续打理。其中,平安安心灵活配置混合A成立于2016年01月15日,截至2019年4月10日,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仅为0.22%,同类排名为1773/1824。平安安心灵活配置混合C则是一只金,成立于2019年02月19日。

关于平安新鑫先锋混合,根据公告内容,则是由新任基金经理刘俊廷与邓翔共同管理。截至2019年4月10日,平安新鑫先锋混合A、平安新鑫先锋混合C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4.3%、24.16%,均略高于同类平均水平。

最后,根据公告内容,平安鑫安混合将由新任基金经理田元强与施旭、高勇标、张文平共同管理。平安鑫安混合A、平安鑫安混合C均成立于2015年12月11日,截至2019年4月10日,今年以来净值增长率分别为4.06%、3.92%,同类排名分别为1523/1824、1531/1824。平安鑫安混合E则成立于2019年02月19日。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变更后,曹力将不在平安基金担任其他职位,即离开平安基金。公开资料显示,曹力是马里兰大学博士,曾先后任职于美国联邦政府交通部统计分析中心、华泰联合证券、、中国中投证券。2014年9月加入平安基金,曾担任资本市场专户投资部投资经理,并于2018年8月9日才开始担任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

从数据上看,曹力所管理的产品并不理想。关于曹力,《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平安基金2018年12月4日曾发过一则公告,称公司旗下平安安心保本混合、平安安盈保本混合的基金经理曹力因身体原因无法正常履行职务。经公司研究决定,曹力所管理的平安安心保本混合由该基金的另外两名基金经理张恒、刘俊廷管理,曹力所管理的平安安盈保本混合由该基金的另外两名基金经理刘俊廷、高勇标管理。

对此,平安基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5年开始,公司的业务从以专户为主,转向以公募为主,人员结构亦需要做相应调整。平安基金从2015年起,在投资、渠道、产品、运营和风控合规方面引进了大量人才,按照确定的业务发展战略进行组织架构调整。

人员流动加速藏隐忧

一天内,十只产品相继变更了基金经理,这在行业内并不多见。

“基金经理的变动,有时候很难解释清楚原因,外部更难猜测。而两个人管理的基金,到底谁来管,也很难判断。对于经常换基金经理的基金产品,真不好评价。” 某资深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平安基金成立于2011年1月7日,原名,于2018年10月25日更名平安基金。据数据显示,成立第一年末,平安基金规模为27.15亿元,旗下仅有两只产品,分别为平安行业先锋和平安深证300指数增强;2015年末基金数量增加至11只,相应地,规模扩大至384.61亿元;之后发展迅猛,截至2018年末,平安基金规模为2868.68亿元,在中排第14名,产品数量为66只。

不过,随着公司发行产品数量的攀升,基金经理这类稀缺性人才变得尤为重要,平安基金开始了“挖人”工程。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平安基金2017年以来分别从、英大基金、、、恒大人寿、等金融机构“挖来”多名专业人才聘任为基金经理。

都说一年十倍基容易,但十年十倍基难寻。业内人士的担忧是,高薪挖人是否会导致行业的人才争夺进入恶性竞争怪圈?基金经理待价而沽,有谁真正愿意在一家公司十多年认真做产品做投研?

跳槽或许能寻找新的机会和更高薪酬与职位,这无可厚非。但在一家公司里专注投研多年,且取得好成绩的基金经理也不少。例如,王俊研究生毕业加入,从研究员做起,一直任职于博时基金,专注投研,现在是研究部老总。据悉,他管理的博时主题行业是市场上少有的10倍基金,亦是市场上唯一一只连续九年跑赢指数的偏股,同时该基金累计12年跑赢沪深300指数,亦居同类型基金之首。王俊任职期间博时主题行业连续4年跑赢沪深300指数。

不过,对于高薪挖角一事,有公募基金内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基金公司还是构建完善的投研体系比较好,不要突出明星基金经理个人,不然离职就会产生风险。就是要打造一个标准化和专业性的投资平台。”

事实上,多家外资基金公司也曾表达过类似观点。

谢清海于1993年在香港成立惠理基金管理香港有限公司。同年,惠理价值基金成立,主要投资于亚太区股票,尤其着重大中华地区。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4月16日,惠理价值基金A单位自成立以来净值涨幅3493.2%,涨幅达到近35倍。同期涨幅658.5%,大幅跑赢恒生指数。

2010年10月21日,谢清海因在中国做价值投资取得的杰出投资业绩,受邀出席在纽约举办的第二十届Graham & Dodd 早餐年会,并在会上发表题为《如何在中国及亚洲地区运用价值投资进行投资》的演讲。

谢清海在上述演讲中说:“也许是因为市场人士或媒体总是讲战胜市场必须得找个天才或者得有明星基金经理,或者是暗箱操作,我甚至开始猜测是否存在某种阴谋。我对自己说,这可不是做投资的长久之策。所以,我开始问自己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比如:是否存在这样一个方法,即使是普通人或从大学直接招聘来的新手,经过锻炼也可以成长为优秀的价值投资者,至少在中国市场得到认可?”

实际上,多家公募基金公司都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过,公司倾向于从校招开始,从研究员开始培养自己的基金经理。

“我正试图摆脱依赖天才的投资体制,并努力建立一个体系,转变成可持续可进化的过程。我们认为基金经理的毛病就是自负。基金经理们在方面取得一点成绩之后,就会很容易出现自负的毛病。他们认为自己是上帝,而我们要设法打压这种念头。”谢清海在上述演讲中说。

“今年肯定会有很多的公司和基金经理变动。”2019年初,多位公募基金业内人士都跟《华夏时报》记者说过类似的话。实际上,截至一季度末,今年公募行业人员流动比2018年同期更加频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