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身男孩百万清洗费:要10个月才干清洗完

时间:2019-06-18 14:12:17       来源:

  这些天,浙江江山市政协委员、从业二十多年的法官徐根才在撰写完善一篇名为《关于完善我国未成年人维护法立法的建议》,徐根才建议将未成年人的美容、文身和抽烟、酗酒、上网吧一样列入未成年人维护法。

  徐法官撰写建议是有感而发:从2016年末尾,事前不满13周岁的江山少年涛涛末尾不时在四肢以及上半身文身,到2017年9月,涛涛的上半身纹身面积达50%,学校劝其休学一年。

  年少时的冲动给他带来的不只是刻骨铭心的疼痛,还有漫长的清洗恢复——时至昔日,他依然要不活期到医院清洗文身。“除了身体的猛烈疼痛,涛涛父母还将为此付出逾越百万的清洗费。”徐根才说。

  叛逆少年因文身挨打

  挨打后无以复加文身

  涛涛2003年10月生于江山,是家中的独子。父母都是生意人,家境不错,由于忙于生意,父母和涛涛相处时间并不多。

  在父亲徐某眼里,涛涛小时分是个很乖的孩子。2015年下半年,涛涛上了初中,结交了一批有文身的冤家。他们一同在看古惑仔系列的电影,一同结伴出去打游戏。

  从那时分末尾,涛涛觉得“古惑仔身上的文身很酷很帅”,他决议尝试文身。

  2016年8月,涛涛第一次在胸前文了一个“鬼面”,涛涛觉得很疼,但很满足,由于冤家们都夸他很酷。

  涛涛末尾渐渐地在前胸后背上文身了,但徐某夫妇并没觉察。“孩子都是一集团住一集团洗澡,隐藏得很好。”

  2016年年底,徐某在涛涛的背上发现了大片文身,愤怒的徐某狠狠揍了儿子一顿。

  处于青春叛逆期的涛涛并不理会父亲的责骂和母亲的唠叨,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文身。

  2017年的一天,徐某发现涛涛的手指上有一块文身,徐某暴怒,拽过涛涛的手用力抠,涛涛手指鲜血直流,但文身还是没有被抠掉。

  挨打过的涛涛更频繁地出入文身店,在手臂和前胸后背上文出各种图案。“他们越是打我我就越想文身。”涛涛对法官这样陈述。

  2017年6月,徐某再一次在儿子的前胸后背看到了文身,他狠狠扇了涛涛数记耳光。

  江山市人民法院一位法官引见,此时涛涛身上诸如龙、麒麟、鬼面等各种

图案文身已经占据上半身一半左右的面积。   南方财富网微信号:南方财富网

共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