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见!唐德影视起诉涉嫌性侵男明星 市值蒸发50亿 赵薇跟范冰冰亏大了!

时间:2019-04-14 16:11:21       来源:

上市公司唐德影视把涉嫌性侵的演员高云翔告上了法庭,目前高云翔因涉嫌性侵滞留澳大利亚一年多。

唐德影视起诉高云翔

4月4日,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在官网上登载了一则公告,公告内容显示,法院曾经受理了唐德影视股份无限公司起诉高云翔、北京艺璇文明无限公司上演合同纠纷一案,并将在2019年7月19日上午9点30分开庭审理。

高云翔因涉嫌性侵滞留澳大利亚,因而估计7月不能出庭。

高云翔在社交平台上发文

被列为原告的 “北京艺璇文明经纪公司”,由高云翔、董璇共同成立,且目前由董璇100%持股。

据每日经济旧事报道,记者依据启信宝以及国度企业信誉信息公示零碎发现,北京艺璇文明经纪无限公司目前的大股东、实践控制人和受害一切人皆是董璇,但法定代表人为李艳英,高云翔则在去年10月23日悄然加入公司。

董璇也成了本质上的原告!

现实上,唐德影视早在2018年12月就已向这对夫妻出了手。

彼时,在唐德影视的诉求下,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查封、扣押或许解冻高云翔、北京艺璇名下价值6382.4万元的财富。

2018年3月29日,即电视剧《阿那亚爱情》在澳洲杀青当日,高云翔与该剧制片人王晶于澳大利亚因涉嫌性侵被拘捕,截止到目前该案尚未最终宣判,高云翔仍滞留澳大利亚。

唐德影视亏大了

2月27日晚,唐德影视发布了2018年业绩快报,公司完成营业总支出7.68亿元,同比下降34.95%;营业利润-7.06亿,同比下降465.75%;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65亿元,同比下降393.11%。

公告称,报告期内公司支出次要来源于电视剧项目《东宫》《战时我们正年少》的受权支出,电视剧《十年三月三十日》和电影《我不是药神》的分账收益。

关于2018年支出大幅下降,唐德影视公告解释次要是由于:电视剧《巴清传》未能在2018年完成播出,相应合同款项回收滞后,对公司2018年运营活动现金流形成不利影响,招致公司2018年投资制造的影视剧项目制造进度有所滞后,加之受影视行业全体景气度下滑影响,公司2018年影视项目销售进度低于预期。

同时,唐德影视方面表示,虽然公司目前从未收到主管部门关于限制播出电视剧《巴清传》的书面告诉,各购片方亦从未向公司提出更改或撤销合同的恳求,但鉴于该剧能否播出存在严重不确定性,基于谨慎性准绳,公司管理层拟针对该剧确认的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减值损失,并依据最新状况对该剧估计总支出停止调整,将剩余存货结转至营业本钱,招致公司2018年运营业绩大幅下滑。

要晓得,仅2017年唐德影视经过《巴清传》确认支出即超越6亿元,占其主营业务支出的比例高达52.24%。所以当《巴清传》迟迟不能开播,唐德影视心里的石头就无法落地。

高云翔涉嫌性侵,唐德影视却成背锅侠。唐德影视重资打造的《巴清传》因两大主演高云翔、范冰冰先后卷入官司自愿停播,唐德影视股价也随之一路暴跌。

资本市场的反响仍然无情。3月29日,唐德影视上午尾盘便忽然大幅杀跌,随后下午收盘不久便触及跌停。

截至发稿最新股价为8.04元每股,股价暴跌超60%,市值蒸发约55亿元。

数据显示,2015-2017年,唐德影视累计完成净利润4.78亿元,也就是说,仅2018年一年的盈余,便吞噬了上市以来的全部净利润。

整个2018年,唐德影视由于《巴清传》,处在言论旋涡中心,从年终高云翔的丑闻,到年中范冰冰偷税漏税事情,《巴清传》开播日期只能一拖再拖。

另外,唐德影视多位高管减持,也令公司蒙上一层雾霾。数据显示,自2018年3月20日唐德影视首发限售股解禁以来,截至2018年12月20日,前十大股东中的睿石生长、李钊屡次施行减持方案。去年9月底,赵薇哥哥、唐德影视董事赵健和前妻陈蓉,也停止了减持方案。此举成功避开监管层对上市公司持股超越5%股东的相关减持规则,事先即引来诸多质疑,还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

可就在2018年7月,唐德影视为鼓舞市场决心,宣布拟在六个月内增持金额算计不低于1亿元。但到了当年的12月13日,唐德影视又发布公告,将此项方案推延至2019年4月30日。

随着业绩快报的发布,唐德影视还发布了一份控股股东股票质押回购买卖补充质押的公告,截至2月27日,唐德影视董事长吴宏亮共质押1.52亿股,占其持有股份总数的99%。

截至最新财报数据,范冰冰和赵薇均是唐德影视的股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