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大佬的资本游戏 不得不说的掌阅与掌趣的故事

时间:2019-04-26 17:24:30       来源:

作者:猫某人

4月19日晚间,掌阅科技(603533.sz)发布了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19.03亿元,同比增长14.1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9亿元,同比增长12.62%。

反观股价表现,去年整年掌阅科技跌幅近60%,特别是自2018年8月29日发布半年报后,股价连续10连阴,由财报盘前每股26.5元跌至10月19日的每股18.5元。股价被腰斩除了A股整体颓势的原因外,这也体现了投资者对掌阅科技前景的担忧。不过好在今年以来随着整个市场的上涨,掌阅科技的股价也有了不小的反弹。

但是根据IPO君的统计,掌阅科技主营业务表现确实不尽人意。据掌阅科技2018财报显示,数字阅读业务实现营收16.6亿元,占营收比重超过95%,但是营收的增幅直线下降。2016年、2017年两年数字阅读营收增速分别为31.75%、27.48%。

公司数字阅读毛利率持续下滑至27%,这一下滑趋势在2017年就有所体现,2017年数字阅读业务毛利率亦同比下滑3个百分点至30%,几年前毛利率最高达到50.23%,显然2018年没有好转迹象。

不仅如此,公司在2019年3月发布公告称积极出售硬件业务,由直营改为投资15%的股权,在IPO君看来,这也是释放一个下滑的信号。掌阅科技主营数字阅读业务面临下行道,寄以厚望的阅读器硬件又j将卖身,这是对掌阅的从“内容—平台—硬件”的产业链布局设想的变相否定,让2019年的业绩变得难以预料。

掌阅与掌趣背后的千丝万缕

掌阅科技于2008年成立。掌阅iReader是掌阅科技的主打产品,是国内优秀的手机移动阅读品牌。

而与其名字只有一字之差的掌趣科技成立于2004年8月,是中国领先的移动终端及互联网页面游戏开发商、发行商和运营商,有“A股手游第一股”之称。

掌趣科技、掌阅科技分别为移动游戏开发、数字阅读的龙头公司,双方背后均拥有着大量重叠的粉丝群体,因此所依赖的商业模式也类似。

据悉,掌趣科技作为移动运营商SP(Service Provider)在功能机时代通过与中国移动“百宝箱”业务平台合作赚到第一桶金。掌趣科技并不直接对用户,而是通过与运营商深度捆绑来获得业务收入。2009年~2015年财报中即披露,掌趣科技从中移动获得的营收占比约为六成,同期的“推广及渠道分成成本”相当于这部分收入的六成。这暴露出掌趣科技先天的软肋:研发能力弱和渠道能力弱。

掌阅科技与掌趣科技有类似的业务模式,数字阅读占总收入的9.5成,是单一主营结构。数字阅读业务收入依托渠道营销方式展开,与手机厂商达成预装iReader应用收入分成比例为4:6。以2016年渠道比例为例,OPPO旗下东莞讯怡公司占比超3成,Vivo旗下广东天宸网络占比超3成。掌阅科技2018年财报中披露,同期的“推广及渠道分成成本”相当于这部分收入的六成,说明掌阅科技迄今为止还是依托渠道供给流量及用户收入,并未形成自己的内生流量循环。

阅读用户一般具有典型行为特征:跟随作品/作家选择平台、根据热门/推荐选择内容。而掌阅只拥有上游作品的数字阅读代理权,自身并不拥有内容版权上游资源,对热门/推荐的能力更处于产业下游,掌阅科技的竞争壁垒不强。

事实上,掌阅科技与掌趣科技不仅名称、业务模式相似,股权上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早在2015年12月,掌阅科技启动第二轮融资时,国金天吉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奥飞文化就以33.88元/股的价格分别申购1180.58万股、106.25万股。而作为LP,掌趣科技持有国金天吉74.25%股份。掌阅科技最新财报显示,国金天吉减持了部分股份,目前持有3600万股,占总股本8.98%,位列第四大股东。

或许是因为股权上的千丝万缕的关系,掌阅科技也走上了掌趣科技迅速通过并购的资本发展道路。数据显示自2012年上市以来,掌趣科技依靠频繁的并购迅速做大市值,其市值曾在三年内从40亿元一度最飙涨到最高540亿元,一跃成为创业板明星。

掌趣科技的前董秘李好胜也在2017年11月进入掌阅科技,期望能获得助力在并购重组方面推动市值。公告显示,李好胜曾任普华永道公司咨询顾问,中信证券投资银行部副总裁、保荐代表人,掌趣科技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从履历上看是一位资本运作高手。

事实上,从2018年下半年后,掌阅科技也开启了并购之路。虽然中国二级市场投资者比较喜欢公司资本操作,以时间换空间,但从业绩面看,市场在逐渐回归理性。譬如掌趣科技狂飙突进后形成的高商誉减值风险,成为公司的拖累,2018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营业利润亏损30亿,同比减少1279%。

1.7亿元买“红薯”正如上文所说,2018年,掌阅科技开启了大手笔的买买买模式。根据掌阅科技2018年上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新增对外股权投资9200万元,同比上升298%。近亿元的股权投资中,最大一项投资即为南京分布。

1月21日晚间,掌阅科技发布公告称,在过去12个月内累计以1.7亿元的价格受让昊辰投资持有的南京分布旗下红薯中文网33.74%的股权。自协议签订之日起的五年内,掌阅科技享有南京分布全部版权内容的优先使用权和优先代理权。

根据公告披露内容,期间涉及了两次股权资产购买,2018 年5月4日,掌阅科技以 8500万元的价格,受让昊辰投资持有的南京分布 16%的股权;2019 年 1 月 21 日,以8500万元的价格,受让昊辰投资持有的南京分布17.74%的股权。

梳理掌阅科技公告可以发现,两次交易间隔的大约8个月时间里,收购标的估值明显下降。两次交易前后相隔八个月,南京分布的估值约从5.3亿元降至4.79亿元。

IPO君注意到,在2018年5月份的交易协议中,南京分布作出了业绩承诺,昊辰投资承诺转让过户完成后南京分布 2018 年度实际净利润不低于4000万元人民币。净利润低于 4000 万元,则掌阅科技有权要求昊辰投资支付相应补偿金。

而对交易标的估值下滑、未来双方合作模式、有无进一步收购股权的计划等相关问题,掌阅科技目前尚未对外做出明确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在翻阅有关南京分布的相关历史沿革时,发现一系列有趣的安排以及现象。

据企查查显示,南京分布旗下有5家全资子公司,主要有南京触手、上海朗阅等,主要资产为红薯网,但据App Store显示,南京触手科技有限公司是红薯小说阅读器的出品方。

红薯小说并不是第一次卖身A股公司。

红薯网的运营方南京触手早在2016年12月29日被掌趣科技100%现金收购,收购估值1000万元。据掌趣科技2017年报显示,2017年6月掌趣向南京分布重新出售南京触手100%股权,股权处置价格为1080万元。

而不到两年,掌阅科技以5亿元估值、1.7亿元现金买“红薯”,其估值远远超过2017年掌趣科技卖出的价格。

在南京分布的市占率越来越低的当下,为什么掌阅科技还愿意用高溢价购买,这笔交易对掌阅究竟会产生多大的意义,外界不得而知。

三个人的资本故事掌阅和掌趣旗下三位大股东的资本故事也是精彩纷呈。

作为掌阅第一大股东的张凌云,辛勤耕耘10年,终于等到了在线阅读的东风姗姗来迟。

在线阅读和网络文学迅速发展的年代,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局,资本开始厮杀。掌阅团队不断加码,从 2012年到2015年3月,掌阅团队3次为掌阅科技注资,张凌云累计投资800万。

其后,掌阅科技再次以资本公积增资,成立9年内增资8次,外部融资仅一次。2016年3月30日,掌阅科技完成IPO前最后一次增资,股本从1.2亿增至3.6亿股。根据发行计划,IPO完成后掌阅科技总股本4亿股,每股发行价格约26.2亿元,掌阅科技市值105亿元。

其中,张凌云持有约1.22亿股掌阅科技的股份,占发行后总股本的30.42%。按照当前总市值计算,张凌云的财富数字达79亿元人民币,相比其累计投入掌阅科技的资金800万元,增值约1000倍。

掌阅科技的上市造就13位千万富翁,张凌云就是其中之一。入股的掌趣科技控股子公司国金天吉在上市后市值达到了9.4亿元,不到两年投资收益达到了136%。但掌趣科技的命运却不是那么顺利。

有人戏称说,“铁打的掌趣,流水的股东和高管。”

去年11月底,掌趣科技一口气发布10则公告,董事长、总经理、监事三人同时离职,且两年内十多位离职的高管累计套现超过60亿,为掌趣科技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限售股解禁上市流通后,公司原控股股东、实控人、前任董事长姚文彬开始了疯狂减持。姚文彬在2015年套现1.39亿元;2016年套现10.97亿元;2017年套现4.27亿元;2018年套现10.4亿元,合计套现金额超27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姚文彬已提前在2016年辞去董事长总经理职位。不担任董事长,减持就不受每年25%的限制了,没有太多的约束,正是姚文彬所需的。而掌趣科技则变成了一家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

国金天吉另外一位大股东朱晔的日子也不太平。

1月31日,天神娱乐预计亏损近80亿登上热搜。其中因商誉减值因素导致的亏损额为45亿元,这与天神娱乐的实际控股人朱晔之前已经因股权质押爆仓等原因被冻结了股份不无关系。

朱晔之前从事网页游戏开发,后借壳上市入驻上市公司,开始了资本运作之路。他在2010年创立北京天神互动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4月正式更名为大连天神娱乐股份有限公司,成功登上胡润IT富豪榜上第31名的位置。

2015年6月,朱晔以其个人名义于拍下价值超过234万美金的巴菲特午餐时间,并在纽约与沃伦-巴菲特共进午餐。

同时,接连不断的资本操作使天神娱乐在2015年至2017年的业绩数据十分亮眼。但只顾加速狂奔的天神似乎忽略了长期积攒的业绩承诺和商誉。

2018年5月10日晚间,天神娱乐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晔于5月9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朱晔进行立案。“游戏少帅”、“投资猎手”,回望2018年初,朱晔也是光环笼罩,盛誉加身的。而在年末北京天神互动开始从高位掉到低谷。朱晔被中证会调查,资产冻结、被迫离职的惨状,也令人唏嘘。

资本大佬们的故事还在继续,而掌阅和掌趣的纷杂纠葛谁又说得清呢。